仿佛就能看到那个年代的影子

  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妆奁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“三转一响”,再到彩电、洗衣机、车子、房子……嫁妆不仅凝结着平潭一代代人的爱情记忆,也承载着岚岛人民精神和物质生活演变的进程。

  每当有游客来到翁晓武的民宿里,总要感慨一句: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看到老式收音机!言语之间,有几分惊讶,进而转为叹息。毕竟,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间已经过去,那段记忆,只能由后辈不断地梳理、想起。“作为我母亲嫁妆的收音机,其实也是大部分平潭女人婚嫁的记忆,更是平潭一个时代的缩影。我觉得老物件是承载着很多人的记忆的,保存着这样一件收音机,我觉得很温暖。”翁晓威说。

  ▲翁晓威将磁带放入收音机

  ▲妆奁精致的小门

  家住敖东镇东康村的平潭市民林燕华,对家中拥有七八十年历史的嫁妆也颇有感触。“我父母结婚时,父亲把全部的钱都用来置办嫁妆,那时候沙发、缝纫机、自行车均价100多元,收音机200多元,电视500多元,还是组装的……”林燕华回忆说,当时家里条件不好,但结婚是人生的大事,父亲便咬着牙置办了这些嫁妆。虽然现在的嫁妆层出不穷,但他仍会怀念旧时的物品,常常惋惜没有好好保存这些嫁妆。

  时至今日,平潭婚嫁中的“三大件”早已没有一个公认的版本,普通小家电也不再是“奢侈品”。嫁妆标配的变化,背后是平潭社会经济发展的小小缩影。一座岛屿的魅力,在于它的兼容并蓄。时代赋予平潭新的面貌,也给予它更加包容的胸怀。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,跨越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直至今日,平潭仍然以它不慌不忙的发展脚步,带动着平潭儿女向前迈进。

  《平潭民俗文化概览》记载,古时平潭人的嫁妆以妆奁多寡为标准,大体分为三种类型:首等殷富家门,门当户对,必然不计较礼银及妆奁。此等人家陪嫁不动产种类丰富,用一些特定的标志代表,放在其中用两人抬随迎亲队伍与其他妆奁以入送至男家。另外妆奁若办“全厅面”,除房中家具与陈设品外,又要八仙桌、学士椅全副、茶几、琴桌等。房中设备“办铺陈”,如罗帐、棉被、毡毯、褥仔、绣枕、抱枕、拜垫等。其他软装服饰,金银珠宝首饰具备。

  收音机的按键处全部为英文,写着“Lucky”牌,由曾经的福州无线电仪器总厂生产。“按下这个按键就可以播放磁带的A面,这个收音机其实有存放两个磁带的功能,如果保存得好,现在用起来也很有年代呢!”翁晓威解释说,虽然收音机是母亲的陪嫁品,但那个年代里勤劳的平潭人,为了生活奔波在海上、忙碌在田间,抑或外出务工,并没有太多的娱乐消遣时间。因此,眼前的这台收音机依然保存得很好。

  ▲老式的收音机

  次一等的人家,即普通殷实小康户,亦办“房里红”,即房中家具设备。较上等者,有衣橱、书橱、博古橱(文物橱)、美人椅、茶几、木头桌以及衣架、面架、梳妆柜等。一般户只有一橱一桌两椅以及面架等。再次者,只有衣橱一架、橱仔一架或桌一张,其余不等。

  一个小小的梳妆箱,盛放着过去平潭女人的发簪手镯、耳环项坠。所有的嫁妆、体己,都存在这个“百宝箱”一样的妆奁里,陪着她一辈子,写着一个女子一生的故事。面前的妆奁有些部分已经朽坏,还可见修复的痕迹。

  “我母亲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结婚的,那时候她的嫁妆就包括‘三转一响’。如今自行车早已经被淘汰,手表停了,缝纫机也修修补补好几十年,唯独剩下这一个收音机,我把它收起来了。”在翁晓威的民宿里,就摆放着这么一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收音机。长约80厘米,高约25厘米,这个四四方方的“大家伙”,由三个部分组成。其中左右两边是音响,中间是按键和主频,控制着整台收音机的操作。按下开关键,放入一个磁带,仿佛就能看到那个年代的影子。


澳门真钱赌场_真钱斗地主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