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响“霸王鞭”

花轿边陪伴着咱的美相公。

贤惠媳妇杨金平,嫩肩挑重担,长年昼夜精心照料双双卧病在床的公婆,洗脚擦身,换衣换褥,喂水喂药。

铮亮的新钹敲起来,哐哐哐,敞亮亮,一点不差音儿。舞蹈队员欢快地舞啊,唱得就是王华忠写的词:清清的水蓝蓝的天,白云朵朵绕山川。真山真水美如画,人在画中游,画美人间生哇……

回到机关,见王镇长正坐在电脑前,瞧一大群漂亮白族姑娘跳跳唱唱舞鞭呢,边看边招呼:张红云,快来开开眼。张红云说:这个我耍过。王镇长惊喜:你会?张红云说:差不多忘光啦!王镇长说:上高中时,我见过夏各庄镇的小学生们在平谷中学操场舞霸王鞭,时间虽说过了三十余年,至今历历在目。今儿再恢复,也不迟。

征稿启事:

王华忠老婆一脸蒙,愣神:“大姐,我没借给您钱呀?还差钱啦?”

舞响“霸王鞭”

忽然,他眼睛一亮,瞧见了躺在墙边的木梯子。他蹑手蹑脚竖墙头,爬了过去。

冲这个孝哇,素英咱甘愿,甘愿嫁进他家门。

舞响“霸王鞭”

侉大姐唱得是平谷小调《抬花轿》:

百年小车会扭起来   刘春雨摄

李老师家住杨各庄。张红云三人寻至老师门,见门边贴了一副对联:教书育人先育己,言传身教不食言。横批:为人师表。心大喜,敲敲蓝门不见人。敲开街边对门,问大婶。大婶说,李老师家新楼门正装修呢,老家门上锁,正常。“您有李老师手机号吗?”“没有,哦啊,想起来,有他儿子的,找到她儿子,就不愁见李老师哇。我进屋拿小红本本,记着呢。”

“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第二天,红霞飘飞,七十四岁的舞蹈队员屈连荣,手拿个红包包进了家门:梁大妹子,还你钱?

“梁大姐,您就牵个头,做指导。”

“这是每位舞蹈队员交来的,还给您的买新铜钹钱。”

张红云马上群发消息:亲!有志舞鞭者,速速报名。咚咚咚,手机连连爆响,来了一大群,年龄不一,有五十多位。有位李大姐打来电话:红云啊,我和那个野马,十年不说一句话,有她,我就不去。“大姐啊,花鞭响,会劝话。你和马大姐不想说话,到时候也说喽。”

张红云不甘心,人怕见面,见见面许就答应了呢?

好闺女梅爱平,带着瘫痪养母出嫁。“咱婚嫁,不图楼房,不求彩礼,只一条,必须带上咱妈。”至今已照料二十余年。妈说:我的命,成了她的命,收养了这么个闺女,值啦!

见义勇为的王志凯,不顾个人安危,两进火海,抢出易爆物品,挽救他人财产……

第二天早晨,他手攥一把小电钻,“吱吱吱”给老铜钹钹面钻起了眼,嘴唠叨:“老魂儿哇,老魂儿,追了我半辈儿,你裂纹儿,我滴泪,扔不下你的魂儿哇。”

王光武说:咱夏各庄,有了小戏团,舞蹈队,又多个敲鼓的腰鼓队,气势可就大了去!

龙头响鞭

大姑娘我呀,小花轿一坐,咿呀呀,咿呀呀,甩开红水袖,八面抖威风,素英我俏啊,俏啊,俏啊……

刘素英,年龄六十八,家里还有奔九十的老婆婆。她娘家在三河,口音重,村人都叫她“侉大姐”。小戏团勾引得侉大姐魂不守舍。

王光武,老戏骨。

孝状元把我娶啊,文状元把我送,

那天晚上,广场灯下,舞蹈队里敲老钹,响钹听音儿,老铜钹不是音色圆润的“哐哐哐”,而是“嚓嚓嚓”了。咋岔了气劈了音儿呢?擦一把汗珠,提起老铜钹细瞧——哦啊!敲得劲儿太大,钹面炸开了一条长裂纹,怪不得,拢不住音了。

梁大姐“咚”地一声敲响鼓:我就应了你老戏骨。

更难的,是擂大鼓。

戏场沸沸腾腾,吸引了不少“戏痴”。

大红包喜糖啊,抱进了娘家村。扭扭进了娘家门,笑得拢不上嘴。要问啥喜事啊,我那娘家侄儿。娘家侄儿戴上了大红花,披上了红绸子,大红门上贴上了大“星”字。咱那侄媳妇啊,手捧大红证,喜滋滋,喜滋滋迎出门啊。要问证书写的是啥字,看老哥老嫂的喜脸膛呀,笑花两大朵,定是那个红闪闪的大“孝”字!

再说擂大鼓的李淑华,还痴迷编小戏呢。

“唉!您咋来,咋给还回去,谁家还差这个钱?再说,尽了这点小义务,就收钱,不是打了咱的脸嘛。”

还有“跳跃踢鞭”,有的抬不起脚,踢不到鞭,串串响铃不响,一听就知道是哪一位。让张红云训得抹眼泪:我回家再去练!宁可哭鼻子,她也舍不得扔下鞭。

老婆从小红皮包里掏出三张大票,递到王华忠手上:“买新铜钹的,专款专用,不得挪用。”

星光红满天

回家,李淑华一腔激愤,写下小戏《垃圾风波》。小戏演上大戏台,老戏骨们个个用功用劲儿,把爱和愤融入真情里。不少观众发微信点赞:小戏演出了大道理,鞭笞了肮脏行为。

王光武说:“不是。是说,咱们腰鼓也该组成团。”

九彩凤凰艺术团,台上演戏二百余场,《孝老爱亲传美德》《和谐社会点点唱》等等,自编自演,唱遍村镇。下了戏台,就是“金玫瑰巾帼志愿者”,长年进镇敬老院,先唱歌跳舞演小品,再端水盆、披围巾、抄剪子、握梳子,为一位位老人理发梳头刮胡子。她们还常常熬夜,双眼红红,剪版设计,编织件件毛衣,无偿赠送新疆孤残儿童。这个原本由林慧丽等九姐妹组成的“凤凰艺术团”,已经发展到三十余人。荣获“2019年首都学雷锋服务最佳志愿服务组织”称号。

婆婆听得美,频频点头,翘起大拇指,冲侉儿媳连连点赞,倏地抹一把老泪:夸咱儿子呢!精神头一振,就说要下小车,病都去了一半。

干事风风火火的张红云,当即发微信,邀来妹妹张红月和闺蜜杨艳梅,在小广场边舞棍边唤醒儿时操练的记忆。妹妹跨跨步、挥挥鞭、扭扭腰,心急一拍腿:姐啊!这样瞎想,还不等到深秋高粱红哇?火燎的张红云掐掐眉:心急难吃热豆腐,能一蹴而就?还得请教高人。她想到了小学时教鞭的老师李淑英。

“你干个啥呢?自话自语的。”

小戏不小。台上激情演,台下也上演着一场场人间真情大戏。“是非多”的夏各庄,已悄然变了样。

件件感人故事,在区、镇、村百姓宣讲台宣讲,场场催人潸然泪下。

老戏骨是甚?就是村小戏团的大把持、主心骨。上台,是稳住阵脚的台柱子。台下,能拿事管事张罗事,难事前能挺身做主。老戏骨还是社区分党支部书记呢。

钹响传魂

也许捡起快失传的霸王鞭,能驱赶阴霾邪气,弘扬正能量?

老伴儿却说:你跑小戏团,上午下午两不分,家里卧床的老妈咋照顾?侉大姐瞧老头儿床上床下伺候老妈,一口口喂饭,一勺勺喂药,接大小便,也好心疼,侉声侉语跟老伴儿商量:要不,你和我一块推着老妈去?

手机立马打过去。传过来的是大嗓门:让我妈还去当教员?她老早退休了。啥?教霸王鞭,她可玩不动了,老人家腰痛腿痛关节痛,还有心脏病,大夫千叮咛万嘱咐,不能再跳再蹦了。实在对不起啊。、

注册回村,骑车进村口,忽然,耳朵灌进“咚咚咚”的敲鼓声。手搭凉棚,翘首西望,火红夕阳下,六位老大姐正敲腰鼓呢,兴致勃勃。王光武喜颠颠跑过去:好!好!大姐们咋想起了敲腰鼓?越扭人越俏哇。

这阵子王光武忙,跑工商跑文委,注册夏各庄的小戏团。夏各庄,商代成村,至今两千余年,自古就有演小戏的传统。“霸王鞭,舞得人心尖颤颤,咱村小戏也不能断了根哇。”王光武想。

“咚”的一声,如同曲指敲门,手机振响。镇文化站长张红云拿出手机,只见镇长王静发来四字:速回机关。什么事?手机又“咚”地一响:霸王鞭!

霸王鞭舞响京东文化庙会 刘春雨摄

鞭响,钹又敲。

上轿前,咱相中他对老妈那个孝哇,是个大孝子!

“我给老魂儿钉俩锔子。今儿晚上再敲,不误时。”

唱罢《天仙配》,夜沉沉回家,咚咚敲门。老伴儿气得院里跺脚:你就在墙头外当董郎吧。

素英咱在轿中喜气盈盈,

果然,梁大姐村大喇叭登高一呼,姐妹们纷纷报名,排成长队。至今,腰鼓队已发展百余人,腰鼓一响,浩浩荡荡。

李老师登场。先从简单教起,“上下击鞭”“侧打腰鞭”“左右击肩鞭”“脚踢鞭”“反手鞭”——这嘴巴一动,就勾上了瘾,老胳膊老腿也随之舞起来。口传身教心授,腿脚再疼也不疼了。

一而再再而三,老伴儿拗不过:也好,推老妈太阳地透透风。老两口把老妈抱进三轮车,下垫褥,褥上再铺尿不湿,为防风寒,身上再围裹厚厚的棉被子。还带上热奶和热水。

“买新铜钹,我早给儿子打手机,他网上买走快递,明儿午前邮进门,一丝不误时。”


澳门真钱赌场_真钱斗地主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