缪晓凡落网后一连串骗局才被揭开

  一套招数骗数名女孩子

  

缪晓凡落网后一连串骗局才被揭开

  2017年6月初,缪晓凡告诉杨甜甜,自己马上要动身去南非把工厂卖掉,卖价已经谈拢,是人民币2500万元。6月底,缪晓凡约杨甜甜在北京酒仙桥的某酒店见了面。杨甜甜一看,缪晓凡果然像他自己说的那样,身高1.84米,衣着不凡,杨甜甜心动不已。缪晓凡说南非工厂已经卖了,但这笔资金需要通过香港的贸易公司,再通过香港的银监会制成本票,才能收到。本票需要疏通香港银监会关系,给办理人员支付好处费,这样才能兑换现金。

  经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检察官王蕾蕾和助理检察官杜兴府查明,2017年6月至8月,杨甜甜账户给缪晓凡账户打款转账91万元人民币,最终认定诈骗金额80.03万元。

  2017年6月20日,缪晓凡离开北京,自称去香港办理本票事宜;6月23日,他打电话告诉杨甜甜,自己人在香港,办理本票遇到了困难,香港那边银行的高层需要金钱疏通一下。问杨甜甜能否借3万元给他使用一个晚上。杨甜甜觉得对方是自己的大粉丝,给自己刷了十几万元,另外双方关系正在向男女朋友发展,从这些角度上看,答应对方不存在问题。于是,杨甜甜通过支付宝转账的方式,分两次将1万元和2万元打进了缪晓凡的支付宝账户里。

  2018年6月25日,北京市东城区法院经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,被告人缪晓凡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11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1.1万元,剥夺政治权利2年。责令被告人缪晓凡退赔诈骗所得人民币73.99万元,发还给被害人杨甜甜。(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)

  在公安机关将该案移送审查后,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受理了该案,以诈骗罪对缪晓凡提起了公诉。对于检方的指控,缪晓凡承认诈骗的事实,后又翻供,辩称自己和杨甜甜系借贷关系。

  在2017年5月23日与杨甜甜加上微信热聊,直到6月份确定恋爱关系后,缪晓凡也和数名女子同时处于男女朋友的恋爱中,并且复制了对待杨甜甜的诈骗套路,都通过确定男女朋友关系来获取对方信任,哄骗对方要与结婚。随后,用疏通相关人员、缴纳手续费、解冻银行卡等理由向他人借钱。

  杨甜甜如梦初醒,原来缪晓凡从一开始就一直在欺骗他。经东城区检察院办案组查明,缪晓凡在案发期间,同时打赏了20多个女主播,按照打赏金额从大到小排列,杨甜甜仅排在15名左右,而这些打赏费用,都是廖晓凡从不同女主播处“借”来的。

  从2017年6月中旬到9月,在2个多月时间,缪晓凡以各种理由向杨甜甜借了80万元,此后,仍然不间断地以各种借口向她要钱。为了借钱给缪晓凡,杨甜甜开始在各种手机借款APP上借钱,这种借款方式的利息也高得吓人。“花了这么多手续费,为什么他的资金还没有到手?”此时,杨甜甜才感觉自己可能被骗了。2017年9月28号,杨甜甜到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区分局报案。

  20多岁的杨甜甜是一名网络女主播,长相清纯,声音甜美,在竞争激烈的直播平台上拥有十几万粉丝。2017年5月初的一个晚上,杨甜甜的直播间里出现了名为“黑曼巴”的人,他主动跟杨甜甜打招呼,并为杨甜甜刷礼物。一个月不到的时间,“黑曼巴”在杨甜甜直播房间刷了价值十几万人民币的礼物,并升级为杨甜甜直播房间的VIP粉丝。为此,这个“土豪”成功吸引了杨甜甜的关注。

  此时的杨甜甜,完全陷入了缪晓凡编织的上亿身家富二代的谎言中,同时为他的遭遇感到揪心。在缪晓凡的花言巧语攻势下,两个人在相识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就确立了恋爱关系。

  2017年5月24日晚上,两个人互加了微信。“黑曼巴”介绍自己名为缪晓凡,是一名海归,身家上亿,身高1.84米,愿意和杨甜甜交朋友。惊喜之余,杨甜甜欣然答应。

  “我在南非有一家冰激凌厂”

  根据杨甜甜和缪晓凡的聊天记录以及相关证据,判断案发时虽然两人属于男女朋友关系,但缪晓凡的诈骗行为确定属实。两人银行转账记录及支付宝交易记录显示杨甜甜共向缪晓凡转账88万余元。其中部分数额8万余元系二人日常吃饭及玩百家乐项目的消费,以及杨甜甜未提出异议的转账,与诈骗事由无关,这些钱款最终没有认定在诈骗数额里。

  “我们查明,缪晓凡变卖南非工厂,前往香港疏通关系,解冻银行卡需要手续费,办理本票业务、承兑汇票手续费等事实都是虚构的,为的是骗取被害人的信任。”东城区检察院检察官助理杜兴府告诉《方圆》记者。

  成为微信好友后,缪晓凡每天对杨甜甜嘘寒问暖,对于一个独自在北京打拼的外地女孩儿来说,这无疑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。缪晓凡不仅会每天定时定点叮嘱她保重身体,按时吃饭,还会分享自己的日常、行程和家里的情况,甚至还会经常问候杨甜甜的弟弟,俨然一位热恋中男朋友的做派。因为这些甜蜜的话语,杨甜甜对缪晓凡好感倍增。

  2017年10月3日,缪晓凡落网后一连串骗局才被揭开。缪晓凡说自己在南非开办了一家冰激凌工厂,实际上,这家工厂与缪晓凡在法律上并无关系。缪晓凡的父亲曾经是这家厂的股东之一,已经离世。冰激凌厂卖了16万美金,缪晓凡回国后就花光了这笔钱。通过香港银监会办理本票的事也不是真的,缪晓凡只是让杨甜甜觉得自己有钱,借的钱能够还上,实际上,缪晓凡没有偿还能力。杨甜甜打给他的钱,其中60多万元偿还了缪晓凡自己的赌债以及部分借款,还有一部分钱被他挥霍掉了。

  就这样,在一个月的微信聊天中,缪晓凡还是不断给杨甜甜刷礼物,言语上也无微不至的关心,杨甜甜对这个出手阔绰的粉丝开始敞开心扉, 两个人的关系逐渐升级。在聊天中,缪晓凡告诉杨甜甜,自己之前在南非投资冰激凌厂,因为杨甜甜的原因,现在想回国发展,把南非工厂设备都卖掉。缪晓凡描述得有板有眼,杨甜甜对他的话深信不疑。缪晓凡吹嘘自己一家都是生意人,家庭资产雄厚,想要跟杨甜甜交往,直至结婚

  辩称双方属于借贷关系


澳门真钱赌场_真钱斗地主游戏